【Larry】You are my light /2/

       Louis刚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很冷,很饿,但最重要的是——很无助。

       无助是一种可怕的感觉。这种感觉大概和孤独息息相关,一个人感受撕心裂肺的痛感,一个人对抗暴风雪,一个人存在于白色荒原中。

       所幸Harry回复了他,给了他希望和支持。“等我回去了,我一定会找到他然后好好谢谢他。哦天呐,我好想喝红茶……”Louis碎碎念道,吸了吸鼻子,搓了搓早已僵硬的双手,嘴里哈出一团团白雾。

       为什么我会想喝红茶而不是别的什么。

       并没有什么用。还是好冷,当务之急是赶去补给站。

       破旧的靴子在雪上蹭出一块又一块的痕迹,Louis颤颤巍巍地走着,像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看见了地图上标注的小桥,Louis简直不能再兴奋,他掏出通讯器,用狂喜的语气呼唤有可能在地球另一端的Harry:

-嘿大歌星,我到了地图上的小桥,可是它看起来摇摇欲坠啊。你说我是绕远路还是走桥?

【别冒险,绕一下。】

       Louis漂亮的蓝眼睛里盛满了Harry看不见的失望和傲娇。他瘪了瘪嘴巴,开始回复:

-好吧,我相信你。先走了,到了补给站我会通知你。

-Louis is busy.-

 

-Harry,我现在遇到了……额……一个大问题。

【怎么了?你受伤了吗?】

-呃,感谢你的关心,没有。

-我看见了一架直升机降落了,好几个人端着枪下来了。他们现在在接受什么任务似的。我听见了什么“销毁”“不留活口”之类的话。等等……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

-我尽量躲起来了,但是我觉得他们很快会找到我。

【你有什么武器吗?! 】

       哇哦,那看上去真是心急如焚的口气。Louis苦涩地笑了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过这些人。他眯起眼睛,观察着这群枪手,突然看到每个黑衣人的肩标是一个熟悉的标志:两个M和感叹号。这不是手提箱上的么。

       Louis脑中突然闪现一个可怕的想法:自己有可能服务于这个M!M,然后做错了什么事,这些人是来灭口的。

       Wow,that’s really helpful , Louis.

       Louis身上除了鱼干和折叠起来的“陶瓷鸟计划”,就只有通讯器了。他可不想与Harry失联。虽然把通讯器拆了确实有很多尖锐的螺丝什么的可以帮忙。

【Louis?你还好吗?】

【快跑啊!他们有枪啊。】

【Louis??】

-Harry,你对我有信心吗?

【当然! 】

-好的。你等我一会儿。

       Harry失神落魄地把自己埋在沙发里。

 

       棕发蓝眼的年轻人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对于一个在冰原上爬了“很久”的受伤了的人来说,徒手杀了三四个全副武装的人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好吧,也许有五六个。

       Louis躲过了子弹,迅速夺了一把枪,用枪柄狠戾地敲击了可怜的后脑勺们,力度之大似乎造成的影响不止是昏迷。他自己都不知道没有食物这么久,他的力气从何而来。但是接下来的事就出乎意料了。

       直升机上还有几个特工没有下来,但听到声音,傻子也猜得出来发生了什么,Louis的枪口指着他们,一个特工缓慢地把装备放在地上,刚想开口:“请不要……”Louis的瞳孔在一瞬间不受控制地收缩,大脑里有几条细细的电流似乎在控制他的手指扣下扳机,并且有个声音像魔鬼一样怂恿着他:“杀了他们……你落的这番境地全是他们的错……杀了他们……”

       特工的话再也没能说完。冰原上划过直升机玻璃的碎裂声,还有几具尸体扑在地上时闷闷的响声。然后归于沉寂。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Louis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有爬行留下的血印,凝固在发黑的指甲里。刚才本没有想要杀了他们啊,我还想扣留下来问出点什么呢……怎么突然……

       突然就杀了他们。

       Louis颤抖着蹲下来,双手捂住脸,想要大哭,可是偶尔呼啸的寒风和飞扬的雪片并不允许,他的眼睛干涩,似乎很久以前,眼泪就流干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他颤抖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雪原上。

       回应他的只有不知名动物的嚎叫。

       Louis害怕的其实不是五六具尸体躺在边上,也不是自己竟然在失忆和受伤的双重境遇下能够“技艺精湛”地躲过了袭击,而是自己杀了人之后,一点感觉也没有。

       悲伤,愧疚,快感,惋惜,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原本就空落落的心被轻轻地挠了一下。好像这种事情已经做了上千回。

       这才是他害怕的。

       Louis就这么蹲着。

       直到Harry发来了语音信息。特殊的“嘀嘀”声,Louis抹了抹不存在的泪痕,点开了“接收”。

     “Louis!你还好吗!快点回答我啊你这个小混蛋!”Harry的声音,低沉,有力,还有一种说不清的吸引力,只不过现在好听的英国口音染上了焦虑。

-哈哈,我觉得我应该比你大。

【老天!我以为你去送死了!谢天谢地你还活着!你受伤了吗?】

-没有。Harry……我接下来说的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的厌恶、恐惧,甚至关闭通讯……

【你活着就很好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我……那群人冲过来,想要开枪,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躲过了子弹……杀了他们。

【……天呐。】

-Harry……我没有想要杀了那几个直升机里没出来的特工……我发誓。可是……可是……就像有人……在……控制我一样……我举着枪……只是想威胁他们……一下……我真的……没有想杀他们……的一丁点念头……

       Louis说着说着就开始哼哼,鼻头发酸,眼前开始模糊,像是夺回了身体的自主权不受控制地放声大哭起来,等待着Harry关闭通讯。Louis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可能并不是前面没流下来的泪水,而是怕。

       接下来是一阵令人不安的沉默。

【嘿,Louis,你还在吗?】

-嗯。Louis吸了吸鼻子,似乎想要抹掉眼泪,却只能弄得一脸血污,只好作罢,朝手哈了几口气,缓解一下情绪。

【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职业,经历过什么事情,但这一切并不重要,我不在乎。这些人想要置你于死地,想要杀别人,就要有被还击、甚至被杀的准备。所以我不怪你,我不会断开通讯。既然我是你唯一联系上的人,我不会轻易放弃你。】

-Harry……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谢谢你。

-你……觉得。我是一个怪物吗?

【天呐,当然不是。我相信你即使有杀人的本事,你的内心深处依然是个好人。更何况,你失忆了。这种事情那些个奇怪的组织应该负全责。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善的一面,不是吗?】

       Louis此时真的又要再哭一次了,感动的。他不知道以前自己遇见过什么人,但直觉告诉他,没失忆的时候自己绝对没有遇见像Harry这样好的人。

       Louis再次吸了吸鼻子,颤抖着回复。

-谢谢……你,真的,Harry……谢谢你。

【好啦。振作起来,别哭了。我们还要去寻找真相呢。】

-没有。Tommo家的男孩子从不轻易流泪。

【哈哈,坚强的Tomlinson。你可以看一看这几个人的装备,有没有值得拿的东西,有可能还能获得一些信息。】Harry · 傲娇翻译机 · Styles回复道。

-你说的对。我这就去搜查一下。

       Louis没怎么费劲翻过黑衣特工的尸体,做这些事情时竟然有一种熟悉感。除了枪支弹药和通讯器,特工们身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我应该带一把手枪,你觉得呢?

【可以,手枪比较轻巧。】Louis收到恢复后满意地点点头。

-他们没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去看看直升机,可能时间稍长,稍等一下。

-Louis is busy. –

         Harry并没有忽视Louis以为自己在胡言乱语的一句话:

       “就像有人在控制我一样。”

       他百分之百相信Louis——一个失忆的身处绝境的人,此时他知道生命的可贵,为了生存付出了更多的代价,就算是害怕追杀,想要下杀手,恻隐之心会迫使他向Harry寻求建议。

       这好像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作者来废话几句:首先感谢你们阅读到这里~

关于Louis出于自卫杀死了特工们,以及Harry无条件的信任与宽恕【因为爱情(其实这里是个伏笔科科不过我相信你们都看得出来有什么不对劲)】,可能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见解(还有其他任何情节都可以提),如果意见很大的话欢迎私信与我讨论,我还只是个渣渣,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求指导求建议。




评论
热度(16)

© 相离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