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You are my light /3/

丝哥开启了“不撩白不撩”模式

       Louis走向直升机,尽管风开始刮,他仍然能听见直升机上有什么在哔哔地响。他放慢了脚步,像兔子一般竖起耳朵,双脚蓄力,全身的肌肉紧绷着,随时准备撤离……

       无意中,紧握着通讯器的手按下了“开启语音通讯”的按键。

     “你不能这么做!停下!博士!这个实验已经无关金钱了!你这样是灭绝人性的!”这是一个坚定的声音,透出的威严不容抗拒。

     “哈哈,我不能?Dr.Payne,你好好动用你的大脑,捋一下思路:他的生命完全是我给的,难道我没有权利剥夺他勉强称之为‘生命’的东西吗?!他对我来说一文不值!是我,让他留下了这条命。没有我,他还在不知道什么营养液里泡着呢。”

       刻薄,真刻薄。Louis皱了皱眉头,干呕了几声。营养液……无需更多的描述,他已经勾勒出昏暗的实验室里,两人高的玻璃容器里,一个婴儿姿势蜷着身子的人身上插满了五颜六色的管子,浓硫酸一样淡黄色粘稠的营养液裹着他,时不时冒出的气泡……突如其来的头痛把他从变态杀人狂的实验室里扯了出来,脑中闪现了几个破碎的光斑,拼起来很像自己的脑补。呃,我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这博士绝对是个自大狂,似乎还做了什么灭绝人道的实验。Louis这么想着。

       滋滋滋——一阵讨厌刺耳的静电声过后——机械的女音绕在Louis的耳边:“自毁程序已经启动。倒数一百秒……”蓝色的瞳孔急剧收缩,靴子踏出深深的脚印,他紧咬牙关,忍痛朝反方向跑着。湛蓝的眼中倒映出渺远的白色山丘。

       天,是白色的,地,是白色的。Louis想着何时才能见到和自己的眼睛颜色一样的天空。

       绝望的白色包围着他,可是一想到Harry,Louis捏了捏通讯器,深吸一口气,在脑中快速做了一串计算。

       Louis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跑太远,索性动用全身的力气把那几具了无生机的尸体堆在了自己身上,又用几经没有知觉的双手疯狂地刨一捧又一捧的雪埋在尸体上。“10,9……”Louis深吸一口气,把自己藏在临时的掩护中。

       巨响,刺眼的光,炽热的火浪,冲击波。Louis紧紧扒着身边冰凉的尸体,把他们努力的拉向自己,眼睛紧闭,指甲掐进了肉里,留下深紫色的痕迹。

       Louis又晕过去了。

       Harry能通过通讯器听见直升机上的对话,他的脑洞不比Louis的小,也自己恶心了一下自己。但听到后面凌乱的脚步声时,Harry真的开始慌了。

 

       Louis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醒过来。

       瞄了一眼通讯器,“哇哦,那可是好多信息啊Harold。”他露出了笑容。几天来最开心的笑容。Louis摆弄几下通讯器,决定用实际的声音安慰远方的著名歌手。Louis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叫Harry“Harold”。

-嘿,我还活着。

       然后他听到了啜泣声。

-等等,你是在哭吗Harold?

【没有。】Harry仍然带着哭腔,吸了吸鼻子,但声音里溢满了欣喜。

-哦天呐有人为我哭了。哈哈我绝对会用这个嘲笑你。Louis咯咯地笑了,毫不顾及形象地拍着雪。

【闭嘴啦Lou。】

-我有昵称了,好开心啊。

【现在是什么情况?】

-突然经你提醒想起我们还有正事,我还要靠你活下去呢。我调回语言模式了。

【好吧。】Harry说自己不失望,是不可能的。Louis的声音因为缺水变得有些沙哑,但是仍然和第一次听见一样,细腻柔软,Harry甚至希望他能和Louis成为一个组合一起唱歌。

-直升机上的奇怪声音我相信你听见了,我用那几个人的尸体和雪勉强做了一个掩护……天呐他们都着了……但是好暖和。

【我认为你应该取取暖。虽然有点恶心。】

-我认同。一想到温暖的来源我就想吐啊……做掩体之间我应该扒几件好衣服下来的……我的衣服都破了。

       尸体燃烧着,Louis甚至能感觉到有滋滋的人体油层炸裂的声音。他忍住反胃,继续给Harry发信息。

-我有些渴,你觉得雪能当水喝吗。

【能啊。】

-你不会还在抹眼泪吧。

       不幸的是,Louis猜对了,Harry的泪腺来源简直就是大海。

【我没有。】

-你绝对在抹眼泪,我猜你还在擦鼻涕。

       Harry尴尬的放下纸巾,【你绝对是个小混蛋。要不要看看直升机剩下了什么?】

-对啊对啊,你还为小混蛋哭了哈哈哈。这就去,等我回来Harold。

-Louis is busy. –

       Harry哼着成名曲,眼前发黑,眼皮打架,陷入了睡眠。

       梦里出现了一次Harry被绑架的经历。

       打断一下。Harry是个歌手,他的成名曲是自己写的《Stockholm Syndrome》。只不过,歌词来源于一段真实的经历。那时候,他才16岁。

       梦里的囚禁室阴暗潮湿,Harry被绑住了手脚,嘴也被一块恶心难闻的破布堵着,绑匪全身黑色,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一双像狼一样蓝色的眼睛。那双眼睛时而关心地看着他,接到不知名的电话后又温柔地说:“对不起了,Harry。”随即凶狠而娴熟地拿起枪,“啪”地狠狠甩在Harry苍白的脸上。他甚至曾经把破布拿掉,和Harry聊起了天,绿眼睛的人质只比蓝眼睛的绑匪小两岁。那个夏天,Harry发现自己迷失在了一片蓝色的汪洋大海里,溺水不起却又感到安心。

       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HarryStyles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呢?

       最后的最后,绑匪兀自逃跑了,Harry的父母追查了很久都没有一点踪迹。整件事情不了了之,却成为Harry青春里最为浓重的一笔。

       好吧,或许是一刀。

       直到现在,6年过去了,Harry在唱《StockholmSyndrome》的时候仍然会想,想到那双狼一样狠戾的蓝色眼睛。他24岁了,他……还活着么?如果活着……他还记得自己绑架过一个绿眼睛的少年吗。

       梦里的囚禁室碎成了灰白的三角形。

 

       Harry是被旧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吵醒的。

-直升机彻底毁了,什么也没留下。但是我现在看到一个仓库形状的建筑,一开始风雪直升机和那群人吸引了我的视线,我没有看见。所以,小Harold,我该不该去呢?

       Harry的脸上展现出一个疲倦的微笑,同时又因为那个称呼“小Harold”脸上涌起几分燥热。他打字回复道:【我记得你要去补给站来着。仓库也行吧,你那里天黑了吗?】

-好像快了……我可以在那里过夜。你觉得……那里会有人吗?

【希望是一个站在你这边的人。】

-如果不是,我就把他打晕,然后把我的鞋塞到他嘴里逼问点什么出来,哼,他最好老实交代。

【但是鞋塞在嘴里他就不能讲话了:)】

-好吧好吧,这只是一个比喻,亲爱的Harold。

【你赢了。】

-----------------------------------------------------------------------------

那些猜绑匪就是丝哥的,只能说你们对了一半,怎么可能写的那么明显蛤蛤蛤。莉莉终于……出场了,还有两个……

今天有可能再更一章。


评论
热度(13)

© 相离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