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Ziam】You are my light /6/

此章虐。慎入。

破团全员出场。

(……呃虐不虐主要看个人吧……可能我还不是太了解大众虐点在哪里,我会努力的。)

划线部分是Zayn的部分


---------------------------------------------------------------------------


“设备都检查过了吗?“身着白大褂的博士背着手,紧皱着眉头。

“是的,Dr. Payne,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Niall。这个人……大概已经疯了。暴风雨就要来了。我们最好做好万全的准备,不是吗。“被称作为Dr. Payne的人用两根手指捏了捏眉心处。实习生有点怯生生地走出”大型机械室“,担忧地朝窗外的冰天雪地看了一眼。

暴风雨啊。

 

“我不管!我不关心,周围所谓的生命体!听懂了吗?!”Simon Cowell,正狠狠地把厚厚的一沓纸摔在Liam脸上——关于即将进行的实验的危险系数报告。Niall听到砸东西的响声、争吵声,还有时不时的咒骂。“博士,我受邀而来,并不是和只关注金钱、漠视生命的疯子共事的,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我们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生命也不是你的实验无用的牺牲品。”“好!那你走吧!我不需要任何人与我合作!”

Liam转身,对趴在门边偷听的Niall低声说道:“Niall,你快点带着Zayn离开这个地方,不要管我,越远越好,还要快。”“可……可是Zayn他的休眠期很快就要结束了,如果看不见你……他会疯掉的……”“如果他失控了,尽量控制住他。无论如何,你先带着他离开这里,不然对谁都没有好处。这个地方,不能留,我先拖延一点时间,毁掉这里所有的实验数据之后我会赶上你们,还在那个地方碰面,好吗?现在就去。”边说边揉了揉金色的短发。

“好的Dr. Payne. 我现在就去收拾……”Niall正准备全速冲回去,感到衣角被轻轻地扯住了。“以后就别叫我Dr. Payne了,Liam就可以了。照顾好自己。还有……如果我没能回来的话……照顾好他。”

Niall被这凝重的语气吓到了:“说什么胡话啊,Liam,你肯定会回来的。我相信你。”

身心俱疲的博士回到自己的房间,略微收拾了一下行李。宽敞而空荡,除了几件大型家具。

“Zayn,我会治好你的。我总会治好你的,不是吗。” 

泪水打在冰冷的玻璃上。

伸出温热的手想要触碰玻璃后精致的脸庞,又迅速缩回了手。

“Niall,带他走吧。”

 

“Cowell?你在哪儿?有一些事情我们需要谈谈。”

“我在10号楼的723房间。”

Liam赶过去时,Simon正好从房间里,慢悠悠地关着门。门后的一个样本使年轻的博士眯了眯眼睛,迟疑了数秒,好像随意提起一般问道:“这个房间研究的是什么?”“XV325病毒。”“有感染案例吗?”“好像有一起。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的人处理掉了。”

Liam的拳头已经捏得很紧。“你干嘛关心这个,你有什么事?”“我要离开了。”

“你……再说一遍?!”“我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Dr. Cowell. 你的实验一开始是奔着高利润,这本身就很难以让人接受。你最近做的实验危险程度已经上升到道德方面了,我会和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的。再见。”

 

天知道Liam了解了病毒的开发者后用了多大的意志力阻止自己扑上去狠狠揍他一顿。

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你了。

 

Zayn体内病毒的研发者。

 

夜晚。星星都躲在厚厚的云层里。

数据室中的屏幕突然亮起。

Liam尽量放轻了脚步,在主机上插入了一个u盘。“噢天哪,我没料到还有密码。这里不就他一个人吗……”

“确实是只有我一个人。”

Liam惊恐地回头,发现身边充满了绿色气体,自己控制不住地吸入。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只有一个人影戴着防毒面具,看不出表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在笑。

“Liam,你真应该就那么离开的。”

Simon蹲下来,端详着Liam的脸。

“既然你如此重视人性,把你变成实验中的一部分,应该会很有趣。”

 

嘀嘀嘀——电源关闭……

睁开眼睛,看到的仍然是满是水雾的玻璃。

我的休眠期结束了。

Niall抱着头,表情痛苦地坐在一边。我发现这是记忆中我和Liam、Niall常来的小木屋。

“Liam在哪儿?”我环顾四周,看不到Liam,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他……听说有个博士可以和他合作,制作解药,就走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我真说不清楚……”

我总觉得Niall知道些什么,但他不肯告诉我。

我们沉默着勉强吃了一点干粮填肚子。Niall基本没吃什么,我就知道肯定出事了。

而且是关于Liam的。我在休眠期间这两个人干了什么?!

 

-Harold……?

【天哪Louis你终于回我了。】

【发生什么事了?】

【你有没有受伤?! 】

-我没事……我来给你概括一下……

Harry有点懵。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牙齿里的追踪器?

双胞胎?那也没有必要这样打起来啊?

-噢我的领路人醒了。我可以问问他,你应该也能听见。

『噢……头疼。』

-虽然这很不合时宜,但是我很严肃的问你,他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

-牙齿里,植入了追踪器。

 

『在我“昏迷”的时候,就已经联系过父亲了。没有必要再伪装下去了。』

『“是的。”我这么回答道。』

-嘿……你听见了吗Harold?

【你最好……现在就去……拔掉那颗牙。】

-你是对的

-怪不得那架该死的直升机能找到我。

-稍等。

Louis不明白了,什么样的组织会在人的牙齿里植入追踪器啊。一般来说,追踪器不都是做实验的时候防止实验品跑丢了……

实验。

这个词令他血液凝固。

他向补给站更深处走去,找到一个勉强能够称为“浴室”的地方。拿着钳子,对着镜子,正准备张开嘴……

 

看见那个镜像,他僵住了。

 

-Harold……

【你拔掉那颗牙了?】

-……我和那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什么?! 】

-一定是镜子坏掉了对不对……

-这一切只是一个噩梦对不对……

【Lou……】

-Haz,我到底……是什么啊……

【Lou,冷静下来,听我说,好么。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等我说完之后,你先把追踪器从嘴里拔出来。然后,好好问一下那个“领路人”,他肯定有问题。你是人,毋庸置疑。不要怀疑自己,就算你身边没有带你前进的人、指路的人……我也在你身边。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虽然我只能用语言来安慰你,直到你逃出来,带着Kevin见到我的那一天。

相信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无论是什么形式。】

-……

-……

-我想要你给我唱歌。

【好。】

【If I could fly,I’d be coming right back home to you.】

【I think I mightgive up everything just ask me to.】

【Pay attention Ihope that you listen】

【cause I let myguard down】

【Right now I’mcompletely defenseless】

【For your eyesonly】

【I ‘ll show youmy heart.】

【For when you’relonely】

【and forget whoyou are.】

-真好听。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唱的有你一半好。

【说不定呢。】

-好啦,那可真够疼的。

-谢谢你。

-I mean it.

-现在,我要回去问问那个混蛋,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当心。】

-放心吧。

【我能不能睡一会儿?】

-天哪我对你做了什么,快点去补充睡眠。

-Louis is busy.–


『“快把那个该死的28号带回来!”』

『父亲催促道。』

『我处理掉了1号。他的情绪极为不稳定,且有暴力倾向。』

『28号走过来了,我躲在死角准备用镇定剂,但是制服他的同时又不能破坏脸部。这是父亲的命令,他这么想要28号做什么?』

『“没有名字的领路人?”28号一直在找我。』

 

-嘿!你干什么?!突然发什么疯?!

『不要反抗了,28号』

-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在发神经?!我叫Louis Tomlinson!走开!

 

噗……

扭打中Louis开枪射击了“领路人”的非要害部位,看着另一个自己堵着腹部缓缓地半跪在地上可真不好受。

“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

“我是LouisTomlinson……啊”

“可是……我才是……Louis Tomlinson!”

“28号啊,你现在明白……为什么叫你28号了吗……”已经完全跪下的“自己”开始喘气,还阴森而诡异地……笑了。他举起了一只手,给Louis看无名指。

“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哈哈……”

一个刺眼的纹身,数字5。

那个28纹身……难道……是代码吗。Louis真希望自己看花了眼。

『“真是个废物,你还是去陪1号吧。”父亲在我被击中的一瞬间发来了指令。』

『那好吧……』

『我趁28号仍然在消化信息时,用尽全身的力量夺走了枪……』

『记录程序强行终止。』

『该躯体已经失去生命体征。』

『人工智能自动清空记忆并回收至实验大楼……』

『回收完成』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Louis愣愣地,看着“自己”饮弹自尽。

脑中一片空白。“他的眼睛……还睁着。”Louis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着,不自觉的伸出手,为他合上了眼睛。

本能地挪动步子,看见另一个“自己”也趴在地上……

死了。后脑处血肉模糊,旁边是一块带血的断裂木板,场面惊悚而血腥。Louis轻轻地抓过他的手,“原来……你是1号。”Louis再一次小声地喃喃自语。死前的惊恐仍然凝固在那双黯淡的、蓝色的双眸里。

 

Louis同样轻轻地,为他合上了双眼。


----------------------------------------------------------------------------


虐吗……

好不容易虐一下你们别打我……

我觉得If I could fly挺适合当时的遭遇的……

有没有人发现文章里有彩蛋……一些数字。

下一章大概会讲渣渣的病毒和各种……的实验。


评论(2)
热度(11)

© 脱发少女相离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