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You are my light /10/

啊,崩字数了……

然而他们还没出来。为什么我的废话如此多。

-------------------------------------------------------------------------------


“那还有什么?”Harry眉头紧皱,薄唇抿着。

“它会使你失去情绪。”“什么叫……”“你对任何事都没有什么反应。”Liam的口气淡淡的。“那……你是不是已经……”“大概吧。我刚被关进来的时候还很想念Zayn,可是现在,我似乎都难以描绘出他的样子了。”

Harry就地坐下,使劲揉着自己的卷发。“你觉得我能撑多久……?”“最多一晚上,因为你被关在我边上,这该死的牢房是栏杆,不是墙壁。”

“L-o-u-i-s——”Harry突然晃着栏杆门,对着天花板大喊着心心念念的人的名字。

“你怎么会认识他?他不是……死了吗?! ”

“噢……我认识的是……克隆的……机器人……呃……这太尴尬了。”

“你能告诉我……以前的Louis是什么样子的吗?”

“最近几天我看了他的一些资料,视频、照片、描述等等。他曾经是一位技艺精湛的杀手。从小就被关在这个组织里受到训练。Simon似乎一直在压抑他的情感,所以他一般都特别的阴沉,也不怎么说话。”

“他的档案里似乎有一件影响了他一生的事情。”

“原来那个Louis?阴沉?难以置信啊。”Harry自言自语,正想摸裤子口袋拿旧手机给Louis发消息。突然意识到手机已经被夺走了。

“Simon为了锻炼他的‘残忍无情’,指示他去绑架一个16岁的孩子,那时候,他才18岁啊。”

Harry似乎被冻住了。

这是不是过巧了一点。

Liam觉察了对面人的僵硬,“怎么了?”

“呃,没什么,可以继续吗?”

“Well,他爱上了那个男孩,恶俗的一见钟情吧,我想。那个档案还特别描述了那个孩子。Louis回来之后亲自偷偷加上去的,他似乎说他大概再也见不到那个孩子了,希望留下一点纪念,他不想忘了那个男孩。”

Harry再一次急切地扒上栏杆,Liam不得不提醒他离自己远一点——“深棕色的卷发和湖绿色的眼睛,倒是和你很像呢。”

“是啊,是啊。”

Harry的眼神开始涣散,似乎那双蓝色的眼睛又出现在一片凄惨的灰白色中温柔地注视着他。

“那孩子现在应该22岁了吧,也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阴影。”Liam仰望着高高的天花板。

“他没有。”Harry不自觉的微微开口。“你认识他?”Liam从弯曲的膝盖中露出了一部分面容,似乎开始好奇。

“也许吧。你可以继续吗?如果不麻烦的话……”

“我有好久没有说过话了……自从……你知道的。倒是你,不介意被传染吗?”

“反正是早晚的事了。”Harry自暴自弃地用双手捂住脸,笑容苦涩。

 

“他死在一次任务里。”Liam的声音变低了。

“他被控制了一生,那样死对他而言也是不错的结局。”

“他的任务是安装炸弹,发现那个男孩在炸弹的波及范围内,为了救他死了。”

“他在炸弹爆炸前知道自己逃不回去了,在通讯器里说:‘把我救他的记忆删去好吗,算我……临终的请求。我被你们这个组织控制了一生,从没提过任何要求,就满足我这个心愿可以吗……我不希望他有这样糟糕的回忆。’”

此时Liam已经看不见Harry的脸了。

后者把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似乎在努力地抑制自己不哭出来。

可是不一会儿空荡荡的牢房里还是传出了嘶哑地呜咽。

“Simon一直说他死于万恶之源‘感情’,嗤。”医生冷笑一声,也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Louis摸着墙走了回去,用同样的姿势走向另一个楼梯口。

另一个楼梯口十分明亮,惨白的光给人一种压迫和无力的感觉。

就像在医院里——生命的逝去总是令人感到无力。Louis这么想着。

一个机械女声从四面八方轰向Louis的耳朵:“指纹识别,请求授权者:Louis Tomlinson;权限:9级;授权访问文件。”

一个纯黑色屏幕从裂开的白色墙壁里出现,“生命追踪系统。被追踪者:Louis Tomlinson。代号:陶瓷鸟。”

屏幕里是自己。

或者说,曾经是人类的那个自己。

他的一生从孤儿院开始,最活泼好动的孩子,被Simon Cowell领走之后,性格一点一点地阴沉起来,额前的刘海似乎能挡住眼里所有的情绪。

短暂一生的结尾来了。

Louis听见了那个自己临终的话:

 

“我不希望他有这样糟糕的回忆。”

 

如果是Harold在那个爆炸范围内,我也会去救他。说不定也会请求组织给他清除记忆。因为眼睁睁看着人命消亡在火光之中是一件痛苦的事。

“看见了吗?满意了吗?知晓真相的感觉如何?”可憎的声音从未被照亮的暗处传来。“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更新了的替代品的感觉如何?”Simon还特地加重了“替代品”的语气。

“我不是替代品。”

“也许我们有相同的外貌,但是我们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记忆,无论你怎么否认,我都是一个独立的人——

我永远,也不会是谁的替代品。”

“啊,说得真好。我都要为你鼓掌了。”

“其实呢,你们的性格数据是一样的。从你和Harry的聊天情况来看,你和未受训练的那个Louis一样,活泼、幽默、张扬、甚至可以用‘耀眼’(flamboyant)来形容。其他五个试验品的智力、体能、特工资质都导入融合得非常完美,但他们的性格数据……嗯,扭曲得过分。”

“哈,你大可选择那个5号,和你一样自负无情。”

“但是他太听命与我了,所以我选择了他去追踪你,他是可以被牺牲的。还有那些直升机上的低等特工……都是为了你啊,28号。不,现在可以称呼你为Louis了,因为没有其它的复制品了。我来算一算,1号被5号杀死了,5号自尽了,2号和3号互相扭打掉下了悬崖,4号跑到了我的XV325病毒实验穴,不幸地染上了低等的病毒,与他的机器结构不相吻合,死了。对,只剩下你了。”几近疯狂的博士恶劣地笑了。

“可是……他们都是一个个独立的人,独立的生命……你怎么能就这么‘牺牲’他们!!无论是直升机上的特工,还有其他5个Louis,你怎么能……”

Louis说不下去了,他的双手就像在雪原里射杀了那些特工一样颤抖着。“那天,那一股细细的电流……是不是你……”

“是的啊,这本身就是实验的一部分,没什么好可惜的。”

 

“Monster. Youare a monster.”

Louis的声线奇怪地冷静。

“你已经通过了所有的测试,甚至是最难的那一关,要知道,墙上那些粘糊糊的,都是失败者的血液啊。”

“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你……”

“没错,Harry说得没错。直面现实吧,Louis Tomlinson,或者,28号,这就是你真正的用途。作为我的……新躯壳。”

“你瞧,为什么不是别人,为什么偏偏是生前的Louis呢?因为他是强者,某种意义上,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而只有强者的躯壳,才能配得上我无与伦比的大脑。”

“想想看,Louis,人的一生是多么短暂,不是因为这个事故,就是因为那个癌症,而我们——将会建造一个没有疾病、没有时间控制着我们的世界!我们一起,将会成为一个物种的肇始,超越死亡,超越机械! ”

“我们,将会成为人类进化的下一步。”

“但是……虽然这只是一个复制品……这个身体是我的!我的!! ”

“可怜的Louis,你是不是还没搞清状况?你只是一个机器,你以为你拥有的,所有的性格、情感、思维,都只存在于一块硬盘里,我随时可以抹去其中一项。而你,犯了一个和那位Louis一样致命的错误,你们总是认为你们是独一无二的,你们的情感是不可抹去的。哦,我对他的事可知道得多呢。包括那个绿眼睛的卷发男孩。某种方面,你们挺像的。”

“那么……我的记忆……”

Simon嗤笑着打断了他。

“你合作的话,我会让你参与我的下一个系列。”

“那……意味着……我要把那些痛苦,那些无助和孤独,一遍一遍地重来,一遍一遍地咀嚼回顾……我永远都是这里的囚徒……!”

“你的目光短浅到不可理喻。我都是为了人类的发展、进化做出这些牺牲,有什么不对?”

“你才不是为了拯救人类……你只是为了自己能够永生不朽! ”Louis惊讶于他们就这么站着互相喊话,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有手枪——

冰冷的枪口对准了Simon。

“放我走,还有Harold、Liam、Niall都和我一起走! ”

“你不会真的以为作为你的父亲我治不了你吧?”

熟悉的电流滋滋滋地贯穿大脑……

头疼欲裂。

 

“哈哈哈,你们真是让我惊喜不断。我真的没想到你和Harry通过如此简陋的设备就能够建立这么紧密的关系。”Simon在墙上摁了一下……

来听听Louis绝望的声音吧,Harry。他这么对一个麦克风说着。

“Louis?”走廊里的小音响里出现Harry低沉焦急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 ”Harry的心似乎被一双大手压迫、挤压,拧成了麻花。大概撕心裂肺就是这种感觉吧。

“Louis你怎么了?”

“Simon……他……有某种遥控器……控制我的头脑……啊啊啊啊啊……我被控制……走去实验室……我要撑不住了…………”

“快抢走他的遥控器砸个粉碎!!! ”

 

“Louis!你在干什么!”

“砰……”

“Harold?他们没对你做什么吧?如果他们真的把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你好多了吧?”

“我的头似乎被一个大号燕尾夹狠狠夹了一阵子似的。”

“Harry!既然你加入了讨论,不如听听我的想法。”

“我拒绝。”

“我很好奇你对这些实验的想法,你觉得Louis是不是生来应该称为我的载体、我的躯壳呢?”

“Lou就是他自己!你不能把他的生命这么偷走!”

要不然你也是夺走了我的世界。

“我真是愚蠢,竟然以为你会认同我。我迁就你俩很久了,你们那种感情真是令我恶心。”

“警卫,把Louis抓起来。”

……

“啊!我的肩膀!!! ”

“不要杀他!活捉他!送到实验室去! Louis,别费力挣扎了,或许我不会伤害你,但是我会让他们开枪打死你的那只蠢猫! ”

“别……求你……别伤害Kevin。”

“给他包扎一下,把那只猫拿出来。放进机器。”

“Kevin,别咬他们,别乱动,我很快就过来,我发誓,现在,安静一会儿好么?乖。”

Harry用尽全身的力气晃着牢门,嘶声大喊着。

“Louis!?”

“你还好吗?! ”

“Simon Cowell,你赢了,行不行?我想和Harold道别。”

“可以,既然是你最后的卑微的请求。不过一旦输入程序准备好了我就会切断联系,赶紧的。”

 

(为了方便识别我还是用括号表示,实际上他们在用真的声音对话。)

 

-Harold,别喊坏了嗓子。

【Louis……我很抱歉……】

-别哭了。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会知道真相。

【可是……你马上就要再来一次了……也许你会被关在这里,永远重复着这个实验……】

-别这样,再哭我也要忍不住了。真抱歉,我不能给你送外卖了。

-真希望结局能够再好一些。我希望我能够救出那个叫做Liam的人,还有Niall?我真希望逃出去之后我能够过一个普通人的日子,甚至和你相逢面对面……

-不过这不可能了……

-现实注定了我的命运。

-我无法表达我对你的情感,我很庆幸Simon那个天杀的老不死的选择了你,Harold。感谢你陪伴着我。

-你真的做到了,陪我走到最后。

-谢谢。


TBC

----------------------------------------------------------------------------------

这篇怎么可能就这么结束了。

丝哥还没有迎娶白富美呢!!



评论(3)
热度(11)

© 脱发少女相离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