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You are my light /11/

-谢谢。

Harry的眼神空洞,Liam站了起来,试图碰碰Harry——

“别,别试着安慰我……”

“Harry……你必须承认现实……”

“不要!! Louis不会离开的!我不相信……”

声音低了下去,高大的身体渐渐从栏杆上滑下去。

整个牢房里似乎充斥着泪水的苦涩和咸味儿。

 

-天呐……我似乎还有机会!

-Harold,听我说!

-我偷听了Cowell和警卫的谈话,程序中间会有20秒的空隙,我也许能够挣脱!

-Harry,我现在要严肃地问你……我应该现在试着松绑还是……

【等程序开始吧……如果那些人发现了你的计划肯定把你绑的更紧。】

-很有道理。

【Louis Tomlinson……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哇,叫全名了,听上去很重要……

-说吧小蛋糕。

【我想……我……】

-哦天哪天哪他们进来了我要保持沉默了bye,Harold,love ya.

【那……等你出来我就说。】

-“准备好走向新世界了吗?Louis,和我一起。”

-F-u-c-k-y-o-u-

Louis滑稽地拖长了声音。

-好了,天杀的罪该万死的Simon Cowell昏过去了,头上贴着……呃……各种恶心的塑料管……我想吐。

-你这该死的——绑绳——快——给——我——松——开!

-……

-……

【Lou?你还好吗?】

-Yeah!!!

-我出来了!Simon Cowell you stupid loser!!!

【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

【没有手机我好不习惯……】

【就这么几个小时我就好想你。】

-我也是,不过没时间卿卿我我了。

-Cowell随时可能醒过来,我得逃出去,并且毁掉这里。

-实验室里也有个巨大的控制台。还有好多控制杆和按钮,颜色奇奇怪怪的。

-让我来找找……牢房……解锁……!

-Harold,快带他们走,Liam和Niall!快走!

【可是……你……】

-别管我,快

-来啊愚蠢的M!M特工!

-……啊!!

Harry听到惨叫的时候顿了顿,“快走啊,Harry,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我们先去取解药?”“好,你知道829房间在哪儿吗?”“跟我来,先把Niall带出来,他可能昏的不省人事。”

-我没打他们的要害,也没用枪,解决啦。

-Harold?你和那个医生——叫Liam的,出来了没?还有小金毛Niall。

【我们抬他出来了,他被下了很多迷药,基本上神志不清了……我有个小秘密……】

-什么?

【我很会找车钥匙。】

【我们找到了解药,解救了Niall,车就在门口等着你啦。】

-Sorry.

【等等……你不和我们一起走?要我们在什么地方等你吗?】

-Harold,我不得不告诉你实情。

-Simon早就设计好了。他肯定有某种防伤害措施来保护他的躯体。现在他的意识大概在电脑里乱转,我还有一点时间和你告别。

【什么告别???Lou,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他在整个基地设置了炸弹,当我打开牢房的时候就开始倒数了。

-他早就知道我会不顾一切逃走。

-我们……大概注定不能见面吧。认识你很开心,Harry。

【不要……Louis,不要和我告别!!告诉我这只是你的另一个玩笑!!不要管那个愚蠢的炸弹,你快点离开这里,和我们一起!!】

-我正在改写炸弹爆炸的程序。我已经拖了够久了,你们快走,越远越好。

【不要!!! 】

【我不要离开!!除非我带上你!!!】

Harry是认真的,他立刻解开了安全带准备冲下车去,Liam死死拖住了他:“Harry Styles!冷静下来!Louis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你给我回来!!你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在后座!你冷静一点可不可以!! ”

Louis悄悄移开了与Harry对话的麦克风,瘦削的手在键盘上飞速敲打着……

“Liam,你刚出牢房就拿了手机,我知道你能看见,我黑进来了。敲晕Harry,把他带走,离这里越远越好。”

“哦……还有,消除他的这段记忆好吗?当红歌手的事业还要进行呢。就算是我的遗愿。虽然我只是个机器人,但是我大概得到了那位Louis性格的一点皮毛,他也许是个杀手,可是看了视频我知道,内心深处他还是个好人,就像Harold一直那么告诉我的那样。照顾好他们,Harry,Niall,还有Zayn。我相信你能做到。”

“告诉Harry,他是我生命里最美好的一部分,他是引领我活下去的光芒(He is my light to survive)。”

Harry的脸上全是泪水,声音沙哑,可是还是不敢说出那句话——“求求你了,Louis……”

下一秒他的后脑勺感到一阵剧痛,没了知觉,昏倒在副驾驶上。

 

“再见了,Harry Styles.亲爱的Harold……You are my light.”蓝眼特工停止了键盘上的敲打,走到Simon边上的电脑前,淡淡地、没有感情地喃喃着:

“永别了,‘父亲’,好好保存你的躯体吧。”

狠狠拔下了电脑的插头。

 

Liam飞速飙着车,手颤抖着,就像他第一次做手术之前那样。他几乎抓不住方向盘。深呼吸了无数次迫使自己安静下来。可是他不能。那位杀手Louis Tomlinson一生中的一幕幕、各种视频、照片像放电影一样在眼前闪现。

深深的愧疚似乎吞噬了他的心,如深海溺水一样。

他不敢回头。

“你爱上他了,不是吗。6年前就爱上他了。”

医生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白色的冰雪在视线里久久不去。爆炸的橘红色火光染红了天空,与今天的夕阳相衬。

 

Harry的眼前灰蒙蒙的,有几个大喇喇的色块。眯了眯眼睛,聚焦后看出那是Liam。还有一个黑头发的面容精致的男人,“Zayn……?”Harry晃了晃手,勉强指向那个站在一边的人,“对。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Liam对他耳语了几句,“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你先去看看Niall吧,顺便休息一会儿,毕竟你才恢复没多久。”

“Louis呢?”

这一句把Liam给问住了。

对面的医生缓慢而僵硬地拿出手机给Harry看了那几条消息。

 

“不要给我看……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Louis Tomlinson,你这个骗子……”

Harry开始低声啜泣,Niall此时和Zayn一起缓慢艰难地走过来,“你会挺过去的,bro。让我们送你回家吧。”

四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其余三个人都鼓励般地拍了拍歌手的背以示安慰。

壁炉里的木柴劈啪作响。炭黑处开始断裂。

大概就像我的心一样,燃烧殆尽,变成灰随风飞走。Harry这么想着。

 

我已经错过了你一次。

 

Harry和Liam他们三人保持着联系。经过长途驾驶和一个延误航班,他终于到家了。那个安静得可怕的住所。破烂的被撞开的门似乎提醒着他那天他仍然和Louis联系着,即使是那么紧张的境遇下,谁都没有放弃谁。

漫不经心地打电话叫人来修门,很快门被修好,一切都和前几天没什么两样。

公司过几天大概就会倒塌吧。是时候换一个经纪公司开始新生活了。

可是没有Louis的生活,Harry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

“你会挺过去的。”Niall这么说过。

所有人都这么说着。

Harry决心先整理房间,收拾收拾。他可不想再住在这个安静无人的可怕地方了。

回到卧室,慢条斯理地拔下充好电的手机,瞥了一眼边上的插头,毫无预兆地哭了出来。

边上插着的是他的旧手机充电器。

 

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

Harry漫长的年度休假还没有结束,甚至连一半都没有过去,但是他一直过得……挺充实的?

换了经纪公司,搬家,写歌,拍电影,出新专辑……一件件事情压迫着Harry的大脑,似乎尖着嗓子对他大吼大叫:“忘了他!!快忘了他!! ”

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Harry会坐在巨大的窗边,盯着流光溢彩的夜景,也许看着某个抱着一大袋食物的人急匆匆地赶末班车,也许看着酒吧里跌跌撞撞出来的醉汉,也许看着戴着鸭舌帽背着厚重的旅行包的穷游者……形形色色的人,Harry一一浏览,唯独少了“他”。

他会打电话给Liam,询问他们三个是否安好,因为他们三个肯定是粘在一起的;他会一整天都躺在家里刷推特;自己跑去看电影;偶尔来一场大扫除;去超市扫荡零食……

所写的歌受到粉丝极高的赞赏,可是所有的歌,修复了多少人破碎的心,他只想给那一个人看,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Harry莫名觉得眼睛很疼。

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他溜达去一家家具店,胡乱买了一些自己并不知道会不会用得上的东西。走了15分钟,遇见一家星巴克。

直觉引领着他走进去。

人很少。

歌手观察到角落有一个打字飞快的戴着帽子的人。

他买了一杯拿铁,准备打道回府。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Harry总觉得有一道灼灼的视线紧跟着自己,这道视线不像是疯狂抓拍的狗仔,也不像是狂热过分的粉丝……像是某个多年未见的熟人,惊喜地发现了自己。

“喂?Niall?我感觉被跟踪了。”

“喔在飞机上啊喔不能给里建里啊(我在飞机上啊我不能给你建议啊)。”

“我们已经讨论过打电话的时候不要吃东西的问题了。”

“Niall,电话给我。”

“喔(我)不要! ”

接着开始了手机争夺战,五分钟的打打闹闹和Zayn的出面后,通话结束了。

Harry一脸“你们到底在干什么”的表情皱眉盯着给Niall设置的头像5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奔回家,反锁上门。

好可怕,万一是Modest的余孽怎么办。

Harry戒备地坐在门前的地毯上,等待着“入侵者”的来访。

 

叮。

就在他在温乎乎的阳光下昏昏欲睡时,门铃响了。

“你好……请问是HarryStyles吗?有你订的披萨。”声音意外的低沉,说话速度缓慢,Harry差点以为是自己的声音。

这么娇小的人有这样的声音略可惜。

Harry小幅度地扒上门,透过猫眼几乎快要用眼神剥光了送外卖的人——一件阿迪达斯的帽衫,兜帽压得很低,看不清面孔,穿着黑色牛仔裤和一双Vans,外面套了一件某家披萨店的标准制服。

穿在这个人身上怎么看怎么像顺来的……

“呃……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有订披萨啊。”

“Oops……”外卖员的声音还是很低,像是故意压下去的。他看似随意地放下兜帽,微笑着并不打算离开。深邃的蓝眼似乎蛊惑着Harry开门。

“Hi?我认识你吗?”Harry还就真的,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门,注意到他有一双特别,漂亮的,蓝眼睛。此时他已经脱掉那件丑不拉几的制服,慢慢地舔了舔嘴唇,歪了歪头,一整套漫不经心的动作似乎使Harry的心跳慢了一拍。

Harry在心里诅咒着自己:Louis才离开一个月,你就这样移情别恋了!!不对,准确地说,他和Louis从没有真正表明过任何心意,所以不存在什么“移情别恋”之说。但是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Harry内心的小天使和小恶魔开始打架了,愧疚感涌上心尖。

Harry微低着头,沉思着什么一样。

似乎完全忽视了面前的人“扑哧”地笑了。

 

“Harold,你让我好伤心啊。”

------------------------------------------------------------------------------------

真的,着装暴露一切。

某丝的人生巅峰来了!没错!

评论
热度(8)

© 脱发少女相离_ | Powered by LOFTER